摘要:為切實提高交通運輸行業信息資源開放共享和開發利用水平,解決信息資源分散、“家底”不清、共享困難、信息共享可持續性差等制約行業信息資源開放共享效率的相關技術和管理問題,迫切需要對行業政務信息資源進行梳理,編制信息資源目錄。從自下而上的角度入手,提出了信息資源調查的方法,同時采用自上而下的分類思想,運用線面結合的方式,對信息資源進行分類,并基于國家相關標準對信息資源核心元數據進行擴展。通過電子表格、在線編目、自動編目多種手段,最終完成了第一版部級信息資源目錄,初步形成了交通運輸政務信息資源的“總賬本”結果表明,基于行業信息化現狀和特點,自下而上的信息資源梳理方法和自上而下的分類思路是有效可行的,也是編制好信息資源目錄的基礎。

  0、引言

  政務信息資源產生于各級政府部門履行職責過程中的各個環節,這些信息資源是各部門開展相關業務的基礎和依據,在各行業管理、科學決策、對外服務等方面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隨著信息系統在交通運輸各級政務部門中的廣泛應用,交通運輸行業已經積累了較為豐富的政務信息資源。為切實提高行業信息資源開放共享和開發利用水平,實現以信息資源目錄管理交通運輸數據資產,使行業信息資源能夠“找得著、用得上、管得了”從而有效支撐“四個交通”的建設和發展,交通運輸行業的政務信息資源目錄編制工作勢在必行?;诮煌ㄟ\輸行業在政務信息資源目錄體系前期相關研究成果,通過本文所闡述的信息資源目錄編制方法,交通運輸部首次對部級信息資源進行了全面的梳理和匯總,形成了第一版部級政務信息資源目錄,為行業信息資源目錄體系的搭建、信息資源管理、信息資源共享和開發利用奠定了堅實基礎。

  1、政務信息資源目錄研究現狀

  1.1 國外研究現狀

  美國等西方發達國家從20世紀70年代就開始開展政務信息資源的管理政策研究。1994年,美國商務部提出了一種政府公開信息資源的分布式目錄管理和利用體系,即政務信息定位服務(Government Information Locator Service,簡稱GILS),并將其作為政府信息處理標準頒發,各政府機構可以利用GILS標準梳理各自的信息資源,建立自己的政務信息資源目錄和信息資源檢索系統,該項標準在其他國家也得到了廣泛應用。1995年,由聯機計算機圖書館中心(Online Computer Library Center,簡稱OCLC)與國家超級計算應用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Supercomputing Applications,簡稱NCSA)聯合發起了都柏林核心元數據(Dublin Core Metadata,簡稱DCM)151,其基本方案包括15個核心元素的集合,相關規范都由都柏林核心元數據倡議組織(Dublin Core Metadata Initiative,簡稱DCMI)管理和維護。都柏林核心元數據具有簡單、易理解、易擴展以及能與其他元數據形式進行橋接的優點,成為迄今為止應用最廣泛的元數據集。英國、澳大利亞等國家的政務信息資源元數據標準都是基于都柏林元數據標準發展而來的,其中最典型的是英國電子政務元數據標準(e-Government Metadata Standard,簡稱e-GMS),它定義了公共部門使用的管理元數據的結構和規則,包括25個核心元素、幾十個限定元素及其編碼模式,在都柏林核心元數據標準的基礎上添加了一些元數據并進行了精簡以滿足公共部門的特殊需要。

  1.2 國內研究現狀

  我國相關研究起步較晚,在21世紀初開始理論和實踐的探索,但隨著信息技術的飛速發展和信息資源的爆炸式增長,政府部門越來越重視政務信息資源的開發利用。國家信息中心較早關注政務信息資源目錄體系建設,并提出了基于目錄體系的政務信息資源整合方法。隨后,國務院辦公廳于2017年5月印發了《政務信息系統整合共享實施方案》(國辦發〔2017〕39號),國家發改委和中央網信辦隨后在6月聯合印發了《政務信息資源目錄編制指南(試行)》(發改高技〔2017〕1272號),旨在指導各級政府部門編制信息資源目錄,提高我國政務信息資源整合共享水平。國內部分行業及省、市政府部門已經編制了政務信息資源目錄,如國家發改委、公安部等部委,上海市的政府數據服務網已累計匯聚了11個重點領域300多類數據。各部委和地方政府在信息資源目錄體系上的建設,對我國政務信息資源目錄體系建設與理論實踐進行了有效探索。

  1.3 交通運輸行業研究現狀

  交通運輸部從2006年開始開展交通信息資源目錄體系前期研究工作,并于2009年發布了《交通信息資源核心元數據》、《公路水路交通信息資源業務分類》、《交通信息資源標識符編碼規則》3項行業標準,隨后陸續研究制定了涉及交通數據管理、交通管理數據字典、交通基礎信息數據元等一系列標準,為行業信息資源的梳理和目錄編制奠定了基礎。交通運輸部海事局、黑龍江省交通運輸廳和廣西省交通運輸廳等省級行業管理部門,已經開展了信息資源目錄的編制工作,形成了各自的目錄體系和成果,但交通運輸行業仍然未能形成覆蓋全行業的政務信息資源目錄??傮w上,行業政務信息資源“家底”不清、共享困難、開發利用不充分等問題依然十分突出。

  2、交通運輸政務信息資源目錄編制方法

  2.1 自下而上的信息資源梳理

  要摸清行業政務信息資源,首先要開展信息資源調查與梳理。政務信息資源目錄的梳理有兩種途徑可供選擇:一是從業務梳理入手,調查業務環節和業務辦理流程,梳理各個業務相關的信息,從而摸清部門所產生的政務信息資源;二是從現有政務信息系統入手,對系統情況和數據庫中的數據資源進行調查和梳理,形成信息資源清單。

  自上而下的梳理方法相對簡單便捷,梳理出的信息資源清單整齊規范,但是因實際信息系統和數據資源與業務環節和業務流程并非一一對應,清單實用性差,不能作為指導今后數據資源交換共享的依據。因此,結合交通運輸行業信息資源目錄相關科研和工作經驗,第2種自下而上的途徑更容易在行業中開展和落地。

  交通運輸政務信息資源目錄編制工作,從信息系統調查入手,對部內各司局主管的用于提供公眾服務、日常辦公及支撐業務運轉所有信息系統的基本情況、主要設備基本情況、數據資源基本情況(包括數據庫名稱、數據表名稱、數據記錄數、數據存儲量、數據更新頻率)、數據字典情況(字段、名稱、字段含義、數據類型、長度等)等進行了詳細的調查研究和梳理,從而初步摸清了部級政務信息資源的家底,形成了信息資源清單。數據資源基本情況調查表和數據字典調查表如表1和表2所示。

表1 信息系統數據資源基本情況調查表

  2.2 自上而下的信息資源分類

  為了加強行業政務信息資源有序管理,促進信息資源共享和利用,應形成一套科學的信息資源分類方法和標識符編碼規范,以實現信息資源的分類管理、快速檢索和精準定位。

  依據行業內各部門現有的“三定方案”(定職能、定機構、定編制)和工作職能,采用自上而下、線面結合的分類方法,梳理交通運輸政務信息資源分類體系。首先以行業領域及其運輸方式作為行業分類的主要依據,然后依照各行業分類下的業務范圍作為業務分類的主要依據,并在業務范圍內從管理對象、管理業務行為的主題和信息資源的類別3個不同維度定位信息分類。最終形成了9個行業類目、35個業務類目以及11個管理對象類目、10種行為主題類目和3種信息類別類目的分類體系,分類結構如圖1所示,類目名稱如表3所示。

圖1 交通運輸政務信息資源分類結構

表3 交通運輸政務信息資源分類類目

  2.3 信息資源編碼

  基于上述信息資源分類,結合信息資源提供方代碼等標識符,形成行業政務信息資源編碼規則,給所有信息資源貼上了唯一的“標簽”。

  交通運輸政務信息資源代碼由前段碼、分隔符和后段碼3部分組成。其中,前段碼是交通運輸行業政府管理機構編碼,表現為20位的字符串;分隔符為“/”;后段碼包括資源來源系統代碼和資源分類代碼,表現為17位的字符串。信息資源代碼的表示形式如圖2所示。

圖2 信息資源代碼格式

  2.4 信息資源元數據

  元數據是描述信息資源特征的數據,是關于數據的數據,用于組織、描述、檢索、保存和管理信息資源。利用元數據來描述信息資源后,就能夠實現快速發現和確認信息資源、為信息資源提供檢索點等以及在不同系統之間進行數據交換。給元數據進行賦值,是信息資源編目過程中最重要的環節。

  交通運輸政務信息資源目錄的元數據,結合行業特點,在國家發改委印發的《政務信息資源目錄編制指南(試行)》要求的基礎上進行了一定的擴展和完善,確定了包含必選項和可選項在內的共計33個核心元數據(如圖3所示)。

  圖3 交通運輸政務信息資源目錄元數據

  其中,為了方便聯系數據資源提供方,在國家要求的基礎上增加了提供方聯系方式;由于現在行業信息資源仍然存在“一數多源”的現象,增加來源系統和來源數據庫兩個核心元數據,用于對來自不同系統的相同信息資源進行區分;此外,還增加了數據元編號,為今后信息資源目錄與行業數據元標準的對標工作提供基礎。

  3、信息資源目錄編制實踐

  交通運輸政務信息資源目錄編制主要包含目錄編制、目錄審核、目錄注冊和目錄發布4個過程。

  其中,目錄編制主要涉及信息資源目錄信息化部分編制、信息資源目錄業務部分編制以及信息資源目錄匯總3個環節。交通運輸政務信息資源目錄的編制過程如圖4所示。

圖4 交通運輸政務信息資源目錄編制過程

  3.1 信息化部分編目

  依托前期信息資源調研成果,編目人員可通過電子表格的形式直接進行人工編目,或使用目錄系統進行在線人工編目。此外,對于可直接訪問其業務數據庫的信息資源,可通過目錄系統從數據庫中提取元數據特征信息,從而實現自動編目。信息化部分編目,將完成對信息資源名稱、信息資源提供方、信息資源提供方代碼、來源系統、來源數據庫、信息資源格式、信息項屬性、更新周期等核心元數據的賦值,形成信息資源清單。以全國道路運政管理信息系統為例,形成的信息資源清單如表4所示。

  表4 信息資源清單示例 (部分內容省略)

  3.2 業務部分編目

  基于信息資源清單,由各被調查機構的業務人員根據業務特點和資源特點,確定信息資源的業務屬性,包括對信息資源進行分類,補充信息資源的共享類型、共享條件、共享范圍以及信息資源提供共享的方式分類、方式類型等,確定信息資源的開放屬性,最后各自形成部門信息資源目錄。

  3.3 信息資源目錄匯總

  匯總各部門信息資源目錄,由目錄系統完成信息資源編碼和元數據校驗,并將目錄注冊到目錄管理系統中。報部審核通過后,進行信息資源目錄的發布,實現部級信息資源目錄的在線查詢和檢索,完成目錄編制工作。此版信息資源目錄最終共計匯總了11個部內司局和部直屬機構反饋的500多個信息資源,包含6900余個信息項。

  以班線線路信息為例,形成的信息資源目錄如表5所示,在目錄系統中查詢結果如圖5所示。

  表5 信息資源目錄示例 (部分內容省略)

圖5 信息資源目錄查詢結果

  4、信息資源目錄的作用

  通過編制政務信息資源目錄,交通運輸部第一次摸清了部級政務信息資源的“家底”,初步形成了交通運輸政務信息資源的“總賬本”,成為行業各級部門了解行業信息資源現狀的重要工具。各級交通運輸政務部門可在信息化項目立項和建設實施過程中,通過信息資源目錄了解現有信息資源情況,充分利用現有信息資源開展信息系統建設,避免數據的重復采集,從源頭減少“信息煙囪”和“信息孤島”的出現,促進信息資源的整合。

  部級信息資源目錄的編制,為各級交通運輸政務部門開展信息資源目錄編制工作奠定了良好的基礎。各省可參照部級目錄,依據目錄編制指南開展各自的信息資源目錄編制和目錄系統建設工作。在信息資源共享方面,信息資源目錄為部級信息資源交換共享和開放應用平臺建設提供了技術前提和保障。目前交通運輸部正在依托信息資源目錄,開展共享數據庫建設,推進信息資源匯聚。同時,通過信息資源目錄,能夠有效促進各部門挖掘信息資源共享需求,推動業務協同和業務流程的升級優化。

  5、結語

  通過本文所闡述的信息資源目錄編制方法,交通運輸部完成了第1版部級政務信息資源目錄編制,目錄的應用已經開始初顯成效。后續將持續進行信息資源目錄的維護和更新,通過目錄使用過程中收集的反饋意見,對信息資源分類和元數據不斷進行優化。同時,依托信息資源目錄推動信息資源匯聚和共享服務上線,真正實現以目錄管理交通運輸數據資產。

  參考文獻:略

  信息資源編目細節請咨詢:15173487786 王女士

責任編輯:qinpeng